文章

馬來西亞南洋商報-電郵訪談開照比丘

 

馬來西亞南洋商報-電郵訪談開照比丘  日期:29.9.2011

 

 

1:配合1010日“世界反死刑日”,师父对死刑有何看法?或佛教经典上对死刑有何意见?

「反死刑」的課題,無論在國內,還是在國外,主張廢除或保留死刑,各有理由。

站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是文明的世界,不可否認的事實,不會完全因為死刑而就此減少犯案,真正的問題是人心的與教育的關鍵所在。應該從心靈淨化才能更有效的解決犯罪的根源。

而“人道”的懲罰,更不應視「死刑」為唯一方法,所謂文明就是在人的智慧所在。生命是可貴,對於「死刑」向它說「不」,廢除死刑「是時候」。

就我個人對佛法的理解,一切眾生皆熱愛自己的生命,佛教「不殺」是始終不變的精神,以慈治瞋,以智來處理是佛教的精髓所在。

 

2:有些人认为死刑不应完全废除(如杀人者应死刑,不然不符合佛教的因果,或对受害者与其家人不公平),师父有何看法?

佛教的因果觀,不站在「以牙還牙」的方法來處理,或認為此「死刑」正是「因果報應」的「報復」心態。因果是不變法則,這是肯定的,若以「一命還一命」處理才是附合佛教的因果觀,此已不是「佛陀」的本懷所在,別說附合正見了。犯罪者的「處罰」認為是不可避免,這也應該站在佛教以「悲智」的教育精神來看待。「悲憫」眾生不是「加害」對方,而是要讓囚犯看見自己所犯下的錯誤,這樣活著才有意義,也才悔改機會的一天;悲心是通過「拔苦」正確的方法來引導「受害者」如何解脫心中的「痛」,非增強「仇恨」在心。

佛法的智慧不是單線的因果觀,別以為死刑才附合因果。佛教談因果,是從「因」緣「果」報的緣起來觀待,避免在輪迴界一又一次糾纏的「迷惑、造惡業,再受苦」。

也有人認為「死刑具安撫受害者家屬之作用」,也是對受害者與其家人的公平。如此的觀念,在心理上,有啟導人向惡的方向發展,助長人的殘忍性,是不能化解仇恨的重演。深一層來看,兩方(犯罪者及家人、受害者及家人)都處理「痛苦深淵」里。解決的方法更不應以「死刑」的思維方式才是「公正」的手法。佛教古老不變的處理方法即是「不以瞋止瞋,以慈才能化解仇恨」。

3:师父常年对死囚弘法,能分享死囚对宗教的需求吗?面对死亡他们有什么感受?有宗教信仰面对死亡是否较平静?

雖然我並不是與死囚共住一起,卻有機會與死囚接觸,在有足夠的時間下接受佛法的薰習,而受到啟發,對人生有了醒悟,有了方向。「懺悔」的心會生起,「寬恕」對他們而言是何等的重要,從此而改變了人生觀,但也不會因此而消極。日夜期望能再次活著出來,重生即是他生命另一起點。縱然一日得面對「死亡」的到來,心會處在「平靜」而不是「怨恨」的離去。只是「牆外人」看不到他們的轉變。

4:师父近来到美国监狱弘法,能否比较国内与美国对死囚的态度有何不同?美国对弘法人员的规制会较宽容吗?

美國的社會重人權、談民主,但也不是每州都有死刑。探訪方面,囚友與家屬或朋友的到來的待遇更是人性化,死囚們的基本福利依法而行,講清楚說明白,例如:閱讀、每日有開放時間打電話與家人或朋友聯絡(個人自付)、個人電視等。家屬探監還可以與家人有身體的接觸,一起共餐。有趣的是,死囚還對我說呢:住在里面也不錯。

宗教的信仰是自由,對宗教師不只是「寬容」更是「尊重」與「歡迎」到來。

預約會見的日期與時間一旦定下來,囚友是在等宗教師前來,時間是不托延的。

甚至還可以申請每日定期或多日的「密集」的禪修訓練:會見一人或多人,只要死囚有這意愿及宗教師肯來,再通過正常的手續申請,即可以了。

對於即將執行死刑,在半年前死囚與家屬皆得到通知,各自作好心里的準備。

這期間,死囚還以選擇一日(從早上到下午)讓死囚與家人、及死囚所提出邀請朋友,大家有一個集會聚餐,彼此間可以交談或擁抱及拍照留念。

執行當日,囚友意愿宗教師部伴他走完這一段,也給予尊重與配合。

而死囚的案件更是透明化,在網上可以看到死囚的案件與官司來龍去脈。

更特別一點,執行當日,家人及受害者的家屬,也被邀請來見証他走完最後一日。

這在馬來西亞方面是有很大的差別。

5:台湾惠敏法师日前主张废除死刑,在坊间引起不同回应,佛教界对死刑也有不同意见,师父对废除死刑有何看法?

雖然佛教界對死刑的看法不同,但共同的原則即是「不殺」是「最好」。

在佛教戒律中對「不殺戒」是不變的原則,除此之外不僅自身不殺生,也不能教他人殺,或者讚歎殺。就我個人而言:站在一個佛教徒的情懷,應有別於世俗的看法,對「死囚」或「受害者」應懷著「悲心」來關心此事。提供佛教三世輪迴、因果報應的信念上,讓有關人士或社會看到與醒悟「苦的根源」一個來自貪,另一個是來自瞋。避免再捲入「參與殺業」的仇殺業網之中,通過此正見來消除煩惱,以慈悲心化解仇恨,才能淨化人心。

6:师父在监狱弘法多年的经验,监狱是否有扮演到改造囚犯重生的功能?或只变成惩罚的功能?

論監獄是否改造囚犯重生的功能,就個人的觀察,若少了宗教的啟發,功效不大。再說太多數犯罪者之前無宗教信仰,若有也只是一般的民間信仰。一旦接著「正信的宗教」,對他們而言,多少也會改變「舊有」的觀念。

若論「懲罰的功能」彷彿只是一時。常聽囚友說:此不是旅館,接受即是,以后小心點即可以了。

7:师父有听过国内杨伟光的事件吗?对一个在狱中学佛改过自新的人,师父认为应给予他机会吗?

「国内杨伟光」事件,曾寫一文『寬恕,真的那麼難嗎』刊登於12.08.2010『南洋商報』。

「死刑」給我的感受:

針對「敵人」是一種合理的「報復」行動,這是多麼可怕的事!

懲罰的用意是讓人“反省”而不是讓他的生命結束

監獄不只是「關」,而是因有所「淨化」才顯現出人類文明提昇

當一個人被貪嗔癡所征服時,像是個瘋子,喪失理智

對一個從錯誤中醒覺過來的人、真誠懺悔過來的人,是心智成熟的起點,我們身為三寶弟子應該給予他們鼓勵與支持。

個人認為,應給於「楊偉光」機會,尊重宗教的力量,尊重生命的可貴,更尊重文明的智慧。